药流百科
·  当前位置:主页 > 药流百科 >
爆雷资管计划的灵魂拷问: 抵押物价值谁说了算?
2019-08-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爆雷资管计划的灵魂拷问: 抵押物价值谁说了算?】2018年是私募机构“兵败如山倒”的一年,多个项目出现逾期后,今年集中进入了投资人投诉和维权期。记者整理了多个逾期资管计划和信托项目后发现,集中被投诉的问题一是尽调失职,二是抵押物不足额,三是合同文书制作中存有“陷阱”。(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年是私募机构“兵败如山倒”的一年,多个项目出现逾期后,今年集中进入了投资人投诉和维权期。

  21世纪经济报道整理了多个逾期资管计划和信托项目后发现,集中被投诉的问题一是尽调失职,二是抵押物不足额,三是合同文书制作中存有“陷阱”。

  对于上述问题,涉事的资管机构也“喊冤”,原因一是无法掌控抵押物在产品存续期间的价值波动,二是与投资者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三是涉及司法处置的兑付“急不得”。但无可否认的是,部分资管机构的确存在合同约定的资产投向不明等问题。

  抵押物估值谁说了算?

  多项信托和资管计划的投资人表达了对抵押物估值的质疑。

  比如,2016年底创设的国泰元鑫“傲瑞1号”资产管理计划主要投向亿阳集团的流动资金补充,2017年该集团因涉及担保问题出现债务危机,其上市公司亿阳信通因此被ST,目前正在重组期。

  该项目质押了亿阳信通1000万股流通股,以及南京长江第三大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南京三桥”)10%股权。

  在募集资金时,第三方理财机构曾向投资者出示一份南京三桥的评估报告,三桥价值为83.9亿元,即抵押物占10%股权的价值为8.39亿。这份报告是由融资方亿阳集团委托三方评估公司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公司做出。在项目逾期后,投资者又接到国泰元鑫方面的通知,称三桥价值仅为募集资金的50%,即3.5亿元。

  投资者质疑的是,为何国泰元鑫不做尽职调查,而采用融资方提供的报告?一位接近国泰元鑫该项目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该估值报告并非国泰元鑫提供,而是第三方理财销售出具,现在该第三方机构已被处罚,国泰元鑫不应“背锅”。

  “这份估值报告是亿阳集团作为上市公司在编写年报时让第三方评估的,这个评估机构有财政部给的资质,不是‘野鸡’公司。而且这个报告不是国泰元鑫给投资者的,不属于虚假宣传。”上述人士称。

  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材料显示,国泰元鑫方面曾向投资者承认,的确采用亿阳集团的这份评估报告作为资产评估依据。

  一位资管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采用融资方提供的评估报告在业内非常常见,不过现在很多机构强调主动性管理,也会有内部估值。

  21世纪经济报道也曾报道,涉及中科系资产而陷入逾期泥潭的吉林信托“汇融38号中科建设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采用了融资方提供的估值报告。

  “很多资管计划、信托计划负责尽调的业务人员也就一两个人,难免有疏失,时常出现抵押物估值问题,当然这也不排除存在融资方的利益输送。”上述资管人士称。

  此外,当项目违约后,投资者发现,三桥的收费年限从原来的30年缩短至25年,但这一点在2016年的尽调报告中也未出现。

  “南京三桥的主管部门已经发文缩减年限,但经与南京公交集团核实,尚未落实这一规定,这存在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国泰元鑫在估值时是根据已发生事实来写。”上述国泰元鑫接近人士称,其他为亿阳集团融资的金融机构也采用了相同说法,而且投资合同注明了“政策风险”。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南京三桥2015年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就明确说明了收费终止日期调整一事,国泰元鑫的尽调报告并未采用这一点。

  抵押物还存在的问题是股价缩水,亿阳信通的股价已从项目募集期的12元降至5月9日的3.14元,远不够覆盖项目本息。

  但多位资管人士表示,这属于不可控因素。

  资产投向为何不详细公布?

  在信托合同和资管计划合同上,一般都有“资金投向”或“资金用途”一栏,但金融机构往往只用一句话带过:“用于XX公司补充流动性”或“用于生产经营需求”,对资产缺乏约束。投资人在存续期几乎无法知悉资金具体流向。

  去年9月违约的联储证券“聚诚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西藏信托作为受托人设立的“西藏信托-韬蕴资本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项目合同约定:“募集资金投资于韬蕴资本参与定向增发等投资项目。”而记者获得的一份西藏信托和韬蕴资本之间的贷款合同显示,贷款用于韬蕴资本补充企业流动资金。

  2017年开始,韬蕴资本从乐视控股和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处接手易到用车的股份,目前尚有巨额债务。2018年该项目逾期兑付后,一位项目方人士对投资者表示,项目资金其实并不适用于上市公司定增,而是投向易到用车。而后投资者又获得一个新说法,称资金用于为该项目提供抵押担保的乾宸百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归还银行贷款。

  “本次募集资金的绝大部分并未按合同规定发放,而是用于帮助抵押人归还原有房屋贷款,违背了联储证券在资管计划成立后,对抵押物情况及资金使用情况将后续跟踪关注的承诺。”该项目投资人赵兵(化名)对记者表示。

  就以上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络了联储证券该项目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从目前证据看,投资者未掌握募集资金投向偏差的任何证据,即便采取法律诉讼也难以获得法院支持。

  为何擅自减少担保物?

  “聚诚1号”的另外一个被投资者质疑的问题是,实际抵押物少于约定抵押物。

  该资管产品的抵押物是乾宸百合资管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5565平方米的办公楼和商铺。当项目出现违约后,投资者在查看抵押权证时发现,少了3套房屋近800平方米的抵押物。

  在项目违约后,西藏信托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对韬蕴资本及其实控人温晓东、乾宸百合资管公司及其实控人荆绍峰、吴宝霞资产保全,查封冻结了该项目的担保房产,上海金融法院在2018年10月出具了《保全结果反馈表》。投资者认为,即便最终判决联储证券和西藏信托一方胜诉,因为抵押物不一致,最终法院不能完全执行。

  联储证券项目组给投资人的解释是,因为最终募集资金为1.52亿,未到计划的1.7亿,所以减少了800平方米的抵押物。

  上述信托业资深人士表示,联储证券的做法在业内比较普遍。

  投资者则坚称,在合同中并未注明抵押物面积将随募集资金变化而变化,并且在投资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减少抵押物的行为显然不合理。

  此外,该项目原计划韬蕴资本关联方或其指定第三方采取优先、次级结构,次级出资3000万元,但直到产品爆雷,也没有见到次级资金的保障作用。

  “不同的信托和资管机构作风不同,风控有宽有严,对业务员的追责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疏失和故意遗漏时有发生,”上述资管人士表示。

  相关信息